對我來說,這個教誨最初是一個理性的回應,回應我對於瞭解世界和生命意義的需求。而後漸漸地,這個教誨成為一種修行,一種更完全的生活方式,有更多的平衡和更少的利己主義。它讓我用不同的眼光看待自己和別人,並漸漸採取更為人性,更正當的態度。當我回顧自己從最初進入精神人類學院一路走來所經過的道路,也同時衡量前頭還有多少路要走,因為人不可能在一夕之間改變。但我深深地相信,我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。而這個學院在我的追尋中代表著無法估量的幫助,因為人無法在沒有嚮導的引領下獨自前進。

PJ - 電腦專家 - 46歲